1. <mark id="uu8c3"><u id="uu8c3"></u></mark>

    2. 焦點
      您當前的位置:云南網 >> 新聞頻道 >> 焦點 >> 正文
      青春,在“火焰藍”中淬煉(我們這里的年輕人)
      發布時間:2022年05月30日 10:25:06  來源: 人民日報

        原標題:青春,在“火焰藍”中淬煉(我們這里的年輕人)  

        一

        趙毅與蔣永偉在同一班子前,兩個年輕人都已是江蘇省鹽城市消防救援支隊小有名氣的“尖刀隊長”。

        2016年6月23日下午2時許,鹽城市阜寧縣遭遇等級為EF4級、風力超過17級的龍卷風,大量民房、廠房倒塌,部分道路受阻。時任阜寧縣消防中隊中隊長的蔣永偉帶著隊員一趕到現場,指揮部就下達一項緊急任務:受災的某廠房內存有大量三甲基鋁,必須盡快找到并銷毀。

        這是一場步步驚心、直面生死的硬仗!

        三甲基鋁是高度易燃化學品,受到碰撞或者受潮、受熱,都會引發爆炸。眼前,1.2萬平方米的輕鋼結構廠房在龍卷風的襲擊下已成一片廢墟,輕鋼龍骨被擰成“麻花”狀,風一吹,凌亂的輕鋼板“嘭嘭”作響,天空還不時飄著雨點……所有這些不利因素,隨時會成為誘發三甲基鋁爆炸的導火索。

        破拆、掘進;掘進、破拆。蔣永偉帶著隊員小心翼翼地在廢墟中摸索前行。這時,一名隊員聽到一陣輕微的異響,急忙提醒蔣永偉:“隊長,你聽,什么聲音?”

        蔣永偉側耳一聽,聲音是從前面一堵墻后傳來的。他的心立馬懸了起來,他擔心是破拆時撬動了支撐的骨架,如引發屋面的二次塌方,后果不堪設想。

        就在他擔憂時,“吱呀”一聲,他面前的鋼板墻被輕巧地挪開了,墻后出現一個穿著隔熱服的“大高個兒”。蔣永偉沖“大高個兒”喝道:“誰讓你們進來的?趕緊退回去!”

        對方回道:“情況緊急,指揮部命令我們協同作戰。”

        蔣永偉還要勸阻,“大高個兒”卻躥到他面前,把他往前一拉。就在這一瞬間,一根數百公斤重的鋼架“砰”的一聲砸到了蔣永偉剛剛所站的位置。

        好險!這一拉,救了蔣永偉一命。這個“大高個兒”,正是趕來支援的時任建湖縣消防中隊中隊長趙毅。

        兩支隊伍會合一處,經過連續4個多小時的奮戰,終于從一片廢墟中找到了三甲基鋁儲罐。

        接下來,該怎么辦?指揮部拿出一套應急方案:對三甲基鋁進行引流控燒。

        所謂引流控燒,就是從三甲基鋁儲罐中引出一根導管,通過閥門來控制導出速度。每導出一小部分,就放進現場緊急搭建的防護堤放空燃燒,直到全部燒完。

        引流控燒的難度,不亞于拆彈。指揮部布置任務時,趙毅與蔣永偉爭上了。趙毅說:“我熟悉化工知識,我第一個上,為隊友們探路!”

        蔣永偉說:“我熟悉地形,我第一個上!”

        考慮到三甲基鋁儲量較大,指揮部決定趙毅與蔣永偉各帶一個“尖刀班”輪流上陣。

        對于這次救援,趙毅留有一張同事在現場拍的照片。照片上,只有他和另一個隊友的背影,他們面前的防護堤內,噴吐出近一人高的烈焰。

        照片是靜態的,遠不足以呈現現場的驚心動魄!

        當時,天氣悶熱,趙毅和隊友穿的是密不透風的隔熱服。他們從罐體內小心翼翼地導出三甲基鋁,穩健地轉移到防護堤,而后點燃,同時要精確控制燃燒速度。

        烈焰前,高溫炙烤,汗水浸透全身,而他們的操作一絲一毫也不能出錯。如果稍有不慎,三甲基鋁會將現場炸得片甲不存……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現場救援者無不屏氣凝神。“尖刀班”輪流奮戰4個多小時,第二天凌晨,這一“重磅炸彈”終于成功拆除。

        二

        2020年2月,趙毅調任鹽城市消防救援支隊西環路特勤站黨支部書記兼政治指導員,與黨支部副書記、站長蔣永偉在同一班子。

        西環路特勤站的前身是消防特勤隊,始建于1960年。這是一個有著光榮傳統的英雄集體,幾代消防人在這里奉獻了青春和熱血。那天一見面,蔣永偉就與趙毅交換情況:整個特勤站現有44名隊員,平均年齡27歲。“我們共同努力,實現你的心愿!”蔣永偉拍著趙毅的肩頭說。

        說到心愿,趙毅微微一笑。原來,2018年11月9日,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正式成立。這一天,他通過媒體得知:新中國成立以來,先后有636名消防官兵在挽救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的過程中壯烈犧牲。

        看著這血與火染成的數字,時任響水縣消防救援中隊中隊長的趙毅眉頭緊鎖,心情沉重,他很想做點什么。2019年元旦,他在微信朋友圈寫下新年愿望:“每年出警兄弟們都一個不少,平安歸來!”

        他的愿望寫下后不久,當地一家化工廠發生重特大爆炸事故,趙毅以最快的速度集合隊伍前往救援。上車后他下達了第一道命令:所有隊員卸掉個人防護裝備里一切跟金屬有關的物件。多年積累的經驗告訴趙毅,他們即將投入的戰斗中,這些物件隨時可能觸發意想不到的危險。

        趕到現場,兩個苯罐、一個甲醛罐,將近4500立方米的物料同時燃燒,釋放出巨大的熱量;燃燒的危化品液體和五顏六色的氣體四處蔓延;地上到處是瓦礫廢墟和裸露的鋼筋……

        趙毅緊急下令:“大家跟緊我,聽指令行事!”

        現場危機四伏,步步艱險。趙毅臨危不亂、沖鋒在前。他細細查看每一處著火點,哪些在穩定燃燒、哪些仍存安全隱患,他都逐一記住。在準確判斷暫時不會發生二次爆炸的危險后,他果斷下令:“救人第一!”

        緊接著,趙毅帶領隊員在距離火罐僅50米的地方,緊急營救遇險幸存者。就在趙毅營救出第五位幸存者時,一個年輕人踉踉蹌蹌跑到他跟前,焦急地說:“那兒還有傷員,快救!”

        順著年輕人手指的方向,趙毅看到幾百米開外的一處著火點由于處于下風位置,烈焰沖天、濃煙滾滾。趙毅正欲沖過去,兩名隊員擋在他前面,主動請戰:“隊長,讓我們去吧!”

        趙毅喝道:“服從命令,我去!”

        說罷,將他們往旁邊一推,自己沖進火海。快到救援地點時,趙毅突然感覺呼吸困難,他暗呼不妙,空氣呼吸器的氧氣不夠了!正常情況下,空氣呼吸器的氧氣可用1個多小時,而自己在現場連續奔跑,加速了氧氣的消耗,才十幾分鐘,氧氣就已告急。而眼前的著火點面積較大,煙霧彌漫,沖進去搜索救人隨時會遭遇不測。

        緊急關頭,趙毅沒有絲毫猶豫,他一邊小口吸氣以節省氧氣,一邊大跨步前行以節省救援時間。著火點內高溫炙烤,能見度極低,而且隨時會有二次爆炸的危險,趙毅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時間一點點過去,趙毅的呼吸越來越困難,就在趙毅快支撐不下去時,突然被絆了一腳,低頭一看,地上躺著一個人,趙毅趕緊背起他沖出了火海。到了安全地點,趙毅換上隊友遞來的空氣呼吸器,又急忙問正欲轉移出去的傷員:“里面還有人嗎?”

        “還有一個……跟我在一起的。”傷員虛弱地說。

        有名隊員聞聽此言后,轉身就準備沖向火海救人,卻被趙毅拉住道:“里面我熟,還是我去。”

        說著,趙毅再次返身火海,又救出一名傷員。在這次救援中,趙毅與隊員共救出13名群眾,并疏散50余名群眾。

        40分鐘后,第一支增援隊伍到達。面對陌生的環境和尚不清楚的事故原因,增援一時無從下手。趙毅根據進入現場的最新印象,緊急繪制出寶貴的事故現場地圖,一一標明相關險點,對增援隊員進行安全指導,確保救援工作有序進行。

        這次危急險重任務,所有隊員都如他所愿,平安歸來。

        三

        特勤站,是干什么的?帶著這個疑問,初夏的一個上午,我們走進西環路特勤站探訪。

        “注意身后,注意協同。”特勤站訓練場上,身著“火焰藍”訓練服的特勤隊員們依次排開,聽從趙毅的示范和指揮,他們甩水帶、攀爬、操作器材……一遍遍重復練習著各項專業技能。

        這樣的訓練場景每天都在上演。在和平年代,消防救援是最危險的職業之一。“平時多流汗,戰時少流血。”這句話鐫刻在每個消防救援隊員心里。訓練塔窗臺上的齒痕、高空設施上的腳印、磨損報廢的水帶,見證著特勤隊員們訓練的刻苦。

        “特勤是應急救援隊伍里的尖刀。俗話說:沒有金剛鉆,莫攬瓷器活。特勤隊員必須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趙毅一邊抹著汗一邊告訴我們,在歷次救援中,特勤隊員們握過水槍、爬過高樓、提過煤氣罐、捅過馬蜂窩,滅火、抗洪、搶險、救災,哪里有危險,哪里就有他們的身影。

        他們無處不在,又好像無所不能。

        95后崔慕8年前入伍時,體重較重。成為特勤隊員后,他下決心挑戰自己的體能極限。中短跑、俯臥撐、單雙杠、障礙板等一系列訓練課目,讓他一步步從“達標”練到了“優秀”。如今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肌肉結實、身體健壯的訓練尖兵。

        2019年,崔慕參加全國首屆“火焰藍”消防救援技能對抗比武。集訓時,崔慕的膝蓋意外受傷,他硬是在膝蓋上打上繃帶,咬著牙堅持集訓,并且訓練強度絲毫不減。當年11月,他在正式比武的百米障礙救助操項目中獲得第四名。“那次要不是膝蓋受了點傷,我肯定能進前三名。”在訓練場,崔慕一邊拉著單杠做引體向上,一邊對我們說。

        “這小伙子不說大話,他定下的目標幾乎都實現了。”一旁的趙毅告訴我們。2020年,崔慕果然就在全國第二屆“火焰藍”消防救援技能對抗比武中,力奪百米障礙救助操第一名,并且奪得國際消防救援技術交流競賽百米障礙救助操第二名。

        四

        2021年7月,河南暴雨。西環路特勤站接到上級命令,迅速行動,組建由蔣永偉帶隊的“最強戰斗班組”,連夜驅車700公里,奔赴河南抗洪一線。

        到達河南新鄉抗洪現場,道路全部被淹,被淹村民家中的積水高達1.4米,1000多名村民被困在三村交界處的僅存高地。

        “快看,救援隊來了!”村民們喊起來。

        水災救援與火災救援不同,火災救援拼“快”,水災救援拼“快”更拼耐心。根據現場情況,蔣永偉將隊員兵分兩路,一路用舟艇救人,一路用水泵抽水。

        泵不停,船不停,人不停。他們連續奮戰100多個小時,成功疏通了從新鄉到衛輝的交通大動脈,為被困群眾打開了一條生命通道。

        搜救群眾時,最大的舟艇只能坐6個人。群眾坐滿后,救援人員立即跳下舟艇,在水里推著艇走。到了輪班休息時,95后隊員毛宏杰想起該給遠在浙江的父母親打個電話了。母親心疼兒子,非要跟毛宏杰視頻通話不可。通上視頻后,看到黝黑消瘦的兒子,母親舍不得了,又一次勸說毛宏杰回家工作。

        毛宏杰的父親在當地經營一家公司,一心盼望著毛宏杰能回來助自己一臂之力。這次,母親又在電話里勸。毛宏杰說:“媽,您別勸我了,我想在這兒扎根一輩子。”

        “媽,快看。”毛宏杰將手機鏡頭一轉,鏡頭中,出現了一艘救援舟艇,上面坐著七八個剛剛解救出來的群眾。

        舟艇駛過后,毛宏杰轉回了鏡頭,他還沒開口,母親已在那端說:“孩子,媽懂你了,你好好干,注意安全。”母親掛了電話,毛宏杰安心地笑了。

        同為95后的劉澤文前年隨隊到江蘇淮安市的淮河流域沿河村備勤,當時正處于防汛關鍵階段,隊員們連續幾天幾夜堅守在堤壩上沒合眼。為了趕走瞌睡,一幫年輕人聊起了各自的家鄉。輪到劉澤文時,他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的家就在沿河村。”

        “這么巧?快帶我們去你家瞧瞧。”有隊友跟劉澤文調侃道。

        劉澤文認真地說:“那可不行,我們正值勤哩。”

        第二天中午,領隊的蔣永偉將飯菜帶到備勤點。劉澤文吃著吃著突然停下了筷子。

        “劉澤文,你怎么不吃了?”蔣永偉問。

        “報告站長,這飯菜味兒讓我想起了我爸媽。”劉澤文低著頭說。

        “這就對了。”蔣永偉放下筷子,向隊友們身后招了招手,只見劉澤文的父母從遠處走了過來。“澤文,爸媽看你來了。”一聲呼喊,讓劉澤文淚流滿面。這頓飯菜,正是劉澤文的父母做好托蔣永偉帶到堤壩上的……

        那天上午,我們在西環路特勤站,聽到了許多這樣動人的故事,也讓我們看到了當代年輕人的青春力量。

        正是這一個個奮斗的年輕人,續寫著西環路特勤站這個英雄集體的榮光:2020年5月,西環路特勤站被應急管理部榮記集體一等功;2021年6月,西環路特勤站被表彰為全國先進基層黨組織;今年5月,西環路特勤站團支部被共青團中央授予“全國五四紅旗團支部”稱號。

        走進特勤站榮譽室,我們看到榮譽墻上的一個個名字和一組組數據:一等功臣趙毅,先后參與滅火救援4000余起,搶救遇險群眾200余人,保護群眾財產近億元;全國青年崗位能手蔣永偉,15年時間出勤6000余次,解救受困群眾200余名,搶救財產價值超2億元;“訓練尖兵”崔慕,先后榮立三等功5次……

        制圖:趙偲汝 (徐向林 孫仲玉

      責任編輯:董明強
      日韩高清在线乱码一区
      訂閱《春城手機報綜合版》,發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訂閱《春城手機報》:娛樂版發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關注云南發布
      關注云南網微信
      關注云南日報微信
      新聞爆料熱線: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郵箱:ynwbjzx@163.com
      云南網簡介 |  服務合作 |  廣告報價 |  聯系方式 |  中央廚房 |  網站聲明
      滇ICP備08000875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53120170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2511600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新出網證(滇)字 04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號:(云)字第00093號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編號: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經云南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71-64166935;舉報郵箱: jubao@yunnan.cn